唐兴

求本 占tag致歉

求叶蓝同人本《夫妻任务》
真的很喜欢这本
学生党回复可能会比较晚 拜托一定要等一下啊 当天肯定会回的 睡觉前我都有看
谢谢大家
感谢

我生起气来连我自己的醋都吃(中)

张兔子的炖肉姑娘:

*番外会开车的,欢迎姑娘们在评论里告诉我可爱的开车梗*
*这章,25岁的monster兴和19岁的狼崽勋,完成的他们的第二场初吻*


我生起气来连我自己的醋都吃(中)


四、
边虎虎翻着最近的饭拍,嘴里的小脆骨嚼的嘎嘣嘎嘣响,小脸紧绷着很努力才不说出“阿西吧”。


照片是他们在候场时拍的,19岁的奶包勋画上了monster的妆容,懂事的跟在艺兴身边;妆镜台旁是无意入镜的伯贤,看到奶包勋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过去安慰他,被迷妹们抓拍下来很亲密的角度,两个人的身高成为了蜜汁萌点。


奶包勋在没有完全长开的时候,和哥哥们的身高还是曾经相似过的。


结果底下的评论清一色的“hhh我赌一包辣条是虎苗苗垫了鞋垫”是什么鬼,他185大总攻用得着这样突显他的地位?


别说是小的,就是大的来了他也一样高好么!!


不接受任何反驳。


五、
张艺兴全程将奶包放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,小孩还没有经过历练,三年前稚嫩的经验不知道能不能胜任今天的舞台;从wolf到monster,他们经历了外人难以想象的磨难,如果不是实在没有了办法,成员们也不会冒这个险。


昨夜里世勋突然发起了高烧,不能送医院又不敢乱吃药,只能先由张艺兴哄着睡去了;成员们讨论的声音都尽量放轻,奶包勋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小哥哥讲话,好像是在和经纪人哥哥沟通的样子,不过从里兜紧锁的眉心看来,情况并不乐观。


“我偷偷学习了monster的舞步,要不让我代替哥哥上台吧。”


奶声奶气的年糕音从卧室里传来,成员们惊慌失措的望向奶包勋的方向,发现对方一脸的理所应当,正揉着眼睛翻找冰箱里的牛奶,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。


他们怎么忘了,奶包勋虽然小,但成员间约定俗成的小习惯他都知道,比如冰箱里的牛奶都放在第二格,再比如,讨论重大问题的时候喜欢聚在小厨房里。


小哥哥一时拿不定主意,下意识望向了张艺兴的方向——他知道这样做所要承担的风险,一旦奶包勋的身份被识破,组合和公司都将要面对前所未有的曝光和关注,其中处在风口浪尖的,自然是这一大一小两只狼崽。


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,都是他们疼在心尖儿上的忙内,世勋已经因为超负荷的工作病倒了,奶包勋不能再出现任何问题;monster的舞台放送消耗很大,即使是他们也有偶然出错的地方,如果奶包勋的秘密真的被发现了,这样做实在是得不偿失。


25岁的张艺兴成熟而稳重,他定神看向小自己六岁的奶包勋,对方正从微波炉里拿出热好的牛奶,动作无比熟练的倒入小瓷杯里,两勺半白砂糖,搅拌好了推到自己面前,拖着年糕音告诉他“小心烫”。


在过往无数个清晨里,世勋总是用心的记下他的喜好,喝了多少牛奶,吃了几片吐司,他不想吃饭的时候也不勉强;世勋的背包里全部是张艺兴爱吃的零食,他怕他想吃东西的时候会饿着,如果是在宿舍里的话,多晚都会起来帮艺兴煮夜宵。


他的世勋,一直把他照顾得很好。


张艺兴坚定的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让奶包勋代替世勋上台的想法,小哥哥打电话预定了候场时的练习室,让奶包勋在上台前和成员们先磨合一下,以免上台后手忙脚乱。


不管是19岁还是22岁,他的身边一直站着他,无忧亦无惧。


六、
卧室里的世勋睡得极不安稳,他从奶包时期就是这样,生病时身旁一定要守着人才行,张艺兴匆匆吃了两口早餐就进屋去了,看到被窝里的小祖宗不肯吃药又不好好盖被子,心疼的赶紧过去哄他。


“怎么又不听话,一会儿难受了可别向我撒娇。”


张艺兴抓着被角帮他往里掖掖,俯身下去时不小心蹭过世勋的眉心,对方却赌气的躲开了;不明所以的奶兔子伸手去勾世勋的小拇指,圆润的指尖刚触碰到手背,世勋就整个躲进了被窝里,只露出半张苍白的小脸紧闭着眼睛。


——找你的那只奶包去吧,我难受了也别管我……


张艺兴反应不过来世勋的意思,只当是他不愿意吃药在闹别扭,所以心虚的瞥了一眼门口,在确定没有人进来后,迅速在世勋唇上印下一个吻。


就像我们约定的那样,吻一吻唇角,再大的气也消。


后来张艺兴才知道,他的小坏蛋当时是在吃醋,22岁的monster勋,在幼稚地和19岁的奶包勋争宠。


真的是,生起气来连自己的醋都吃。


七、
临时的练习室里,奶包勋在x形走位时总是出错,到底还是年轻,舞台经验不够丰富,难得灿烈有跳舞能赢过他的时候,三言两语就把小孩都得委屈起来。


“动作的力度不够,走位也不够利落,唱词的时候不可以喘,小奶包你还差得远呢。”


奶包勋用力的咬咬唇,他不是不想反驳,只是他隐约记得,艺兴哥会喜欢跳舞好的男孩子,他不想输给钟仁和灿烈,就只能咬着牙坚持。


中文版的台词很长,19岁的奶包勋还没有好好学习过中文,一切都要从头开始,灿烈在拍过《黑粉》后的中文水平突飞猛进,可即便是这样,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教会奶包勋。


张艺兴心里挂念着家里的那个,眼下又不敢掉以轻心,整个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;他把奶包勋紧紧护在自己所能控制的活动范围之内,从温软的奶兔子变成了盐一脸的张哥,并且在灿烈第三次“欺负”奶包勋的时候淡淡的接了一句,“灿烈可以和我斗舞。”


灿烈:……


他怎么忘了…艺兴哥是弟控……


很护犊子的那种。


八、
舞台表演得很成功,奶包勋完全胜任了monster勋的角色,大概是男孩子天生的胜负欲,不愿在心爱的人面前露怯,其实早已经紧张得不得了了。


奶包勋紧随着张艺兴上了保姆车,他知道对方是放心不下家里的世勋,哪怕那是将来的自己,他还是吃醋。


拥抱、啃咬、亲吻。


19岁的奶包勋亲眼目睹了清晨的情况,他就站在卧室外面,只是张艺兴太紧张了,没有发现门口灰色的衣角。


“哥哥,这是我们的初吻吧……”


25岁的monster兴和19岁的奶包勋,在2016年的盛夏里,完成了他们的第二场初吻。



我从不知晓将来的我会这样爱你


从19岁开始,我给你的,全部是爱情。

【Lay兴】Control 3

花:

被张艺兴拖去超市的时候,Lay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。


他很少去人情味那么足的地方,大多数时候缺什么直接让手下的人去买,至于买材料做饭就更没有过了,没有东西吃就吃方便面,省事省时。


张艺兴听他这么说嫌弃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转过头瞪着亮晶晶的眼睛,“我累了不想出去吃,你就陪我在家做饭嘛。”


张艺兴的语调软软的,声音听着就像在撒娇,Lay拗不过他,最后还是答应了,开车去了超市。


张艺兴好像很高兴的样子,絮絮的说着从没有人陪我逛过超市,然后从货架上拿着东西比对着价格。


Lay笑着跟在后面,推着购物车,张艺兴举着两盒牛肉转头问他,“买哪个?”又补充道,“这个比较好吃,但是这个比较便宜。”


Lay歪着脑袋,“都买。”


张艺兴翻了个白眼,“败家。买便宜的好啦,反正你肯定吃不出来。”


Lay失笑,去拉他的手,“你很缺钱吗?”


张艺兴点了点头,笑眯眯的,“对啊,我很穷。”


Lay捉他的手指放在唇边亲了亲,张艺兴脸红了一下,抽回手,把牛肉扔进车里自顾自的往前走。Lay看他红着的耳朵,心情大好。


又逛了一会儿,买了些零食饮料,两人来到结账区。张艺兴摸出钱包,Lay制止他,“我来付。”


“嗯?”张艺兴歪头,Lay笑起来,“今晚你还要辛苦,就让我来出钱吧。”


张艺兴呸了一口,脸又烧了起来,Lay刮他鼻子,“胡思乱想,我是说你要做菜,辛苦。”


两人大包小包的回了家,张艺兴把食材放进厨房,Lay亦步亦趋的跟上去,几乎是贴着他往前走,本来就不大的厨房更狭窄了,张艺兴推他,“出去坐着啦,做完叫你。”


“我已经饿了。”Lay在他脖子后面吹气,张艺兴笑着躲,然后踹了Lay一脚,“出去出去,想不想吃饭了。”


“我帮你啊。”Lay松开他的腰,卷着袖子,张艺兴也由他去,扔给他一堆菜,“那你洗菜。”


张艺兴做饭很熟练,三两下就收拾完了肉,切好放在了盘子上,准备去起油锅。Lay在一边洗菜,一边瞄他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着天。


“看什么看。”张艺兴白他,Lay笑眯眯,“你好看。”


张艺兴笑出了酒窝,整个人甜甜的样子,Lay看他一阵,凑过去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。


“呀,好好洗菜!”


“这不妨碍我洗菜。”


“……”


但是这妨碍我做饭了。


看着锅里比平时多了三分之一的油,张艺兴在心里默默的说。




等张艺兴煮完,指使Lay把菜端出去。Lay听话的做着被吩咐的事儿,张艺兴解了围裙坐下来,看着Lay进进出出的端菜,眼睛弯弯。


“吃吧。”Lay坐下来,递给对面的人筷子。


张艺兴的手艺不错,Lay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,笑着看他。


“看什么咯。”张艺兴翻了个白眼,Lay笑眯眯不说话,伸手抹去他嘴角边沾着的米粒,塞进自己嘴里,眼里的笑意更深。


“不正经。”张艺兴红了脸,低头扒饭。




吃过饭,张艺兴去洗碗, Lay在客厅坐了一会儿,眼神不停的往厨房飘,没一会儿就坐不住了,起身去了厨房。


这个季节还是很凉,张艺兴洗碗的手指被冷水激的略微发红,Lay皱起眉头,“说了我来洗。”


“我都一个人住了十几年了,洗个碗有什么的。”张艺兴低着头没看他,Lay在他身后站了一会儿,伸出手臂环住他,伸手覆盖在张艺兴浸在冷水里的手背上,“那一起洗。”


张艺兴还是没有回头,嘴角却勾出一个开心的弧度。Lay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,捉着他的手指玩着手里的泡沫。张艺兴身上淡淡的牛奶香里混着一丝自己的薄荷味,让他心情很好。


“行了,这要洗到什么时候……”张艺兴抽出手,在Lay的怀里艰难的转过身,“你怎么这么粘人,没个ALPHA的样子。”


“ALPHA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”Lay和他鼻尖对鼻尖,笑嘻嘻的问。张艺兴想了一会儿,也笑出来,“就,应该更……呃……”


Lay没有让他说下去,侧了侧头吻住眼前的人,张艺兴白他,伸出沾满泡沫的手推开他的脸颊然后扭头,Lay楞了一下,眯起眼睛,“胆儿真大。”


“你还能打我不成。”张艺兴笑的一脸理所当然,Lay凑近他,一脸坏笑,“等着瞧。”




当晚,张艺兴有没有被打,哪里被打了,就都是后话了。




天刚刚发亮的时候,Lay就睁开了眼。他的生物钟很准时,不论休息日还是工作日都醒的很早。张艺兴还窝在他身边熟睡着,整个人蜷成小小的一团,裹着被子只露出个脑袋。Lay摸了摸他的头发,伸手把他搂进怀里。张艺兴动了动,给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,Lay戳了戳他的脸颊,又捏捏他的耳朵,引起怀里人不满的哼哼。


“别动……”


Lay起了恶作剧的心,伸手捏住了张艺兴的鼻子,一会儿,失去新鲜空气的人就愤怒的睁开了眼睛,瞪着他。


“干嘛啊!”鼻子被捏住,张艺兴说话带了很重的鼻音,软软的像在撒娇,Lay松开他,张艺兴愤怒的打了他一拳,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。


“生气啦?”Lay用手肘支起脑袋,另一只手放在张艺兴腰上,张艺兴哼哼几声,嘟囔着困死了,然后抬起头露出一只眼睛瞪身边人,“以后再也不让你和我一起睡了。”


Lay一脸无辜,“我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ALPHA。”


“你只是一个变态的ALPHA。”


看张艺兴好像真的不高兴,Lay也不闹他了,挪了一下,讨好的给他揉着腰,“酸不酸?嗯?”


“……”张艺兴没回答,继续作鸵鸟状。裸露在空气里的一小截洁白的后背上显眼的印着几个青紫的吻痕,Lay的手一路向下,放在了他的臀上,“打疼你啦?”


“……你滚。”


“陪你再睡会儿。”Lay把他捞过来圈在怀里,用被子裹好,“还早。”


张艺兴又哼了一声,埋首在Lay的胸口,不一会儿就睡熟了。




如果此时Lay起身看一看楼下,就能看到在一排大众中停着的显眼的黑色跑车,以及摇下的车窗里伸出的,那只狠狠掐灭了烟头的手。




“在哪?”车里的人摸出手机,一字一字的打,然后按下发送键。


回信很快就来了,“外地。”


眯着眼睛把手机扔去一边,张总又点了一支烟,半晌,打了方向盘,离开了张艺兴的小区。




楼上,回了信的Lay把手机放到一边,看着怀里的人,轻轻的叹了口气,终是没有再睡着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Lay兴】赤裸痕迹(abo双生病娇年下攻x温润弟控受 摄影play) part1.

西木酱z:

    摄像机镜头拉长,聚焦在床上躺着的人身上,他被黑丝带蒙了眼睛,发丝微乱,脸色绯红。
   
    牙齿紧紧咬住丰润的下唇,纤长手指控制不住一般扯开了衬衫领子,呼吸急促,错乱不堪。胯下已经有了反应,硬涨一块。Lay绕有趣味地控制相机,漆黑瞳眸紧锁住镜头里的人——欲望得不到疏解,长腿不断屈合伸张,衬衫已经被完全拉开,胸膛起伏,漫上羞赧的粉红。那只漂亮的右手此刻已经堪堪然放到胯下硬挺之上,像是在犹豫着要不要抚慰。
   
    空气里全是omega甜美的信息素,是张艺兴的味道,淡淡的牛奶香。
   
    潮水一般漫上他的四肢百骸,撩拨他裸露在外的性神经。他放了支在床前的摄像机,挑挑眉梢,解了领带扔到地上,一颗一颗,动作优雅地解开黑衬衫纽扣,嘴角噙着一丝暧昧笑意。alpha信息素强势压迫,越渐逼近,简直是要让处于发情期的omega彻底疯魔,撩的床上的人咬不住唇瓣,眉头紧皱着发出一声短暂的呻吟,锁骨精致迷人,诱惑着人咬一口。


    Lay撑在他身上,自上而下睇视着他在发情期时诱人可口的模样,喉结滚动,炙热呼吸洒在他敏感的侧颈上,激得张艺兴往后一缩。
   
    “怎么办呢……”
   
    alpha有些无奈地嗅着他身上那股子甜美的味道,
    “哥哥这个样子,我一点也不想给别人看见呢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张艺兴他弟弟从国外回来那天正好是周末,不用给孩子们补课,得了空,当然要亲自去接。
   
    十年未见,Lay已经跟印象里不太一样了,长得到还是跟他一摸一样的脸,气质气场却和他大相径庭。张艺兴觉着欣慰,他母亲当年生的这对双胞胎,原本该是两个alpha的,结果他作为哥哥却是一个omega,所以张艺兴从小就觉得亏欠,他是哥哥,却不像别的哥哥一样,能保护自己的弟弟,反而总被弟弟护着。
   
    Lay出国这些年,眼界儿比张艺兴开阔得多,长相优越性格又好,身后少不了一溜beta和omega追着赶着,他回来倒还是单着,身上的信息素也纯的很,没其他什么味道。张艺兴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等到了家,给他弟弟做了一大桌子菜,正盛汤呢,开口问了一句,
    “在美国呆了那么些年,不带个人回来?”
   
    Lay靠着门框,漫不经心地扫着他哥忙碌时的背影——宽肩窄腰,洁白的围裙带在腰后松松系了个结,垂到挺翘的臀上——嘴角斜斜一撇,
    “哥哥不也单着?”
   
    开口时声线带着些从国外带来的慵懒和性感,听得张艺兴手下一顿,觉得有些奇怪,明明是跟自己相同的声音,怎么他的听着就不一样?
   
    摇摇头把疑惑抛开,端着汤摆回桌上,抿着一深一浅两个酒窝,让他弟弟来吃饭,Lay现在回来不是没有道理……
   
    张艺兴年纪也不小了,在学校上课压力又大,这些年也交过alpha,甚至和beta也处过,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,这么拖下去,一直用抑制剂扛着,他后半辈子不知道多难挨,所以张艺兴他妈给她远在异国的小儿子发了封邮件,让他早些回国,好给张艺兴相亲的alpha把把关,张艺兴从小到大,对他弟弟都是无原则宠着的,Lay说一句话,说不定比他妈还好使。
   
    “这些就是妈给你挑的?”
   
    Lay把手里照片翻了好几遍,眉头拧巴得张艺兴看着都没底。张艺兴心里知道,他都26了,是时候成家了,他妈给他挑人肯定是精挑细选过了,怎么到Lay手里倒像一个都不行了呢?
   
    觉得好笑,
    “怎么,一个你都瞧不上?是给我挑alpha,你当给你自个儿选妃呢?”
   
    一沓照片被他摊开在桌上,莹润指尖落在上面划来划去,Lay眉梢挑了挑,示意自家哥哥在旁边坐下,扬扬下巴,嘴里喃着,
    “这个桃花眼一看就花心,不知道平日都搁哪儿混,你再看脸也不能被人这张皮给骗了啊。”
   
    张艺兴往他那边靠了靠,半信半疑地看了会儿这个“花心”的人,
    “可妈说,朴先生人品不错啊。”
   
    Lay翻了个白眼,冷哼一声,
    “哥哥不信我的眼光?”
   
    张艺兴被噎了一嘴,一声也不吭了。Lay自然而然得伸手搂住他的肩膀,继续翻弄那些照片,
    “这人长相刻薄,眼睛狭长下巴太尖,一看就是薄情相。”
   
    张艺兴心说这明明是里面长得最好看的,老美审美还真跟天朝不一样。
    “吴先生我见过,人挺不错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这个下垂眼看着就跟个omega一样,怎么可能是alpha,肯定是骗你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这个太黑了,和你不配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这个笑得太奸诈了,颧骨高,不是好人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这个……”
   
    张艺兴听得脑子都疼了,这么个左挑右选的,很真当自己是人民币了不成?,正要收了照片打发他睡觉去,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弟弟已经自然而然的搂住了他,下巴撑在他肩膀上,很亲昵的姿势。张艺兴反应一向比常人慢,这么被人抱住了,隔这么近,他都没什么感觉,到底,还是因为Lay是他的亲弟弟,他又怎么可能防备。
   
    “好了别看了,客房收拾好了,明天带你出去看看,你那么久没回来了,肯定很想吧。”
   
    Lay闷闷嗯了一声,还是抱着他,也没有松手的意思,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在他肩膀上蹭了蹭,弯弯眉眼,酒窝陷下一片阴影,偏头在张艺兴浅粉色的耳廓上轻轻印下一个吻,嗓音低低的,隔得太近,近到张艺兴迟钝的神经都能感受到一些不对劲,
    “对啊,很想哥哥。”
   
    他凑得更近了,唇瓣都快贴上耳朵,呼吸吐纳间暧昧的热气电流般掠过,
    “哥哥身上好香啊。”
   
    张艺兴脑子里嗡了一声,粉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皮肤上漫开,他一个马上要进入发情期的omega,这么被一个年轻的alpha搂在怀里,尽管两人有血缘关系,但这信息素一交叠……
   
    张艺兴噌的一下站了起来,愣怔地看着坐沙发上好整以暇笑得暧昧的人,咳了一下,
    “早点休息吧,我先去睡了。”
   
    沙发上的人扫了一眼桌上的照片,脸上一直挂着的微笑瞬间消失。眉毛一挑,靠沙发上,食指指腹摩挲下唇,还好,这屋子没有别的alpha的味道,不然他可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事出来。
   
    漆黑瞳孔渐渐睁大……
   
    清冷的信息素不动声色地在房间里扩散开来,带着一股子威胁和占有的意味,转头看向那扇禁闭的房门,Lay轻笑一声,
    “晚安,哥哥。”
   
    —tbc—